千古将相——诸葛亮
发布时间: 2011-11-02 浏览次数: 53

诸葛亮(181-234),字孔明,琅邪阳都县(今属山东沂南)人。三国蜀汉丞相,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政治家与杰出的军事家、思想家。

诸葛亮出身于儒学传家的仕宦家庭。他的远祖诸葛丰,西汉元帝初元五年(前44年)出仕,很快升任司隶校尉;因其“特立刚直”,忤怒皇帝,第二年即被免为庶人,终老于家。到诸葛亮父叔一代,在当时社会上亦是有声有望的人物。诸葛亮出生于东汉末年,其时朝政腐败,外戚宦官轮流把持朝政,正直的士大夫被指为朋党,受到禁锢;人民惨遭剥削压迫,死亡枕藉,终于在中平元年(184年)爆发了黄巾起义。而在镇压黄巾起义中发展起来的军阀,又开始了频繁的争斗。诸葛亮幼年时屡遭不幸,其母先卒,不久父亲也去世,由叔父诸葛玄抚养。初平四年(193年),袁术署诸葛玄为豫章太守,诸葛玄率其家眷及诸葛亮姐弟四人去豫章赴任。时隔不久,诸葛玄之职被朱皓取代,诸葛玄转投旧交荆州牧刘表。诸葛亮到了荆州,开始了新的生活。

诸葛亮在家乡幼承家学,到荆后又广交师友,学识才智大进,被庞德公、司马徽等耆德名宿誉为“卧龙”。他的朋友徐庶、石韬、崔州平、孟公威都是很有才华的人物,其岳父黄承彦亦是沔南名士。虽然诸葛亮叔父与刘表有旧,且刘表后妻与黄承彦夫人为姊妹,但诸葛亮没有出仕,而是躬耕向学,待时而起。到建安十二年(207年)经刘备“三顾”,诸葛亮始成为刘备的主要谋士,为实现其“隆中对策”中所提出的“汉室可兴”的理想奋斗了一生。

诸葛亮的“隆中对策”,建议刘备夺取荆、益,在成就“霸业”之后,内修政理,“南抚夷越”,外结孙权,待机灭曹,统一全国。这幅蓝图使尺土未有的刘备有了明确的战略思想。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攻取荆州,又威胁孙权“会猎于吴”,诸葛亮趁机劝说孙权联刘抗曹,形成鼎足之势。在双方努力下,大败曹操于赤壁。赤壁战后,刘备占有了荆州四郡,并在诸葛亮等人协助下,夺取益州及汉中。魏黄初二年(221年),刘备在成都称帝,诸葛亮被任命为丞相录尚书事。刘备伐吴失败后,章武三年(223年)在永安病故。刘备生前托孤于诸葛亮,刘禅即位后,“事无巨细,咸决于亮”。诸葛亮内修政理,平定南中,于建兴五年(227年)上《出师表》,北驻汉中,开始伐魏。策反孟达失败后,遂于建兴六年(228年)春正式对魏作战。诸葛亮主动伐魏五次,收复武都、阴平二郡,杀其大将张郃、王双,取得了一些局部胜利,但总体上说未取得多大进展。建兴十二年(234年)第五次伐魏时,因积劳成疾,卒于岐山五丈原,终年五十四岁。

诸葛亮在治理蜀汉期间,“内修政理”,加强法治,选贤任能,把国家治理得“吏不容奸,人怀自厉”而“风化肃然”;开发南中,促进了少数民族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蜀汉虽弱小,但“他所治理的汉国,在三国中却是最有条理的一国”(范文澜语)。这些在局部地区取得的成就,在中国历史上有着广泛的借鉴意义。

诸葛亮的思想,就其体系而言,是以儒学为主,法家为辅,并吸收诸家精华为已所用。诸葛亮思想的形成,既受以经世致用为特点的沂蒙文化的熏陶,又受荆襄文化融会诸家的影响。在诸葛亮走上社会舞台以后,他的政治思想、军事思想、外交思想及民族政策都有着传统文化的共性及其个人的特点,在三国历史时期展现出丰富多彩的魅力。

诸葛亮在襄阳游学期间于学问能“独观其大略”,即吸收精华,不咬文嚼字。对于社会上流行的各种学说,诸葛亮注意分辨其优劣,从经世致用出发,竭力吸收诸家之长而避免其短。如他主张“淡泊”“宁静”以养性修身,但又不怕艰难险阻;他在蜀汉推行法治,却是“用心平而劝戒明”,达到了孟子所言“以逸道使民,虽劳不怨;以生道杀民,虽死不怨杀者”的境界;诸葛亮在建安十三年(208年)联吴抗曹,先激孙权,再析形势,颇有纵横家之风,但不像张仪等人只逞辞藻而不讲信义,联吴抗曹是诸葛亮一贯的外交政策。

诸葛亮的军事思想,一个重要的内容是以法治军,重视部队管理,以提高部队整体的战斗力为主。诸葛亮正是藉此以弱小的蜀汉攻伐强大的曹魏,并取得局部的胜利。

诸葛亮“内修政理”,除加强法治、选贤任能以外,在发展经济方面采取了“以农为本”与重视手工业相结合的政策。如在农业上他加强都江堰的保护与维修,对煮盐、治铁、织锦也给予了极大关注。

诸葛亮有显著的功业:初见刘备即提出了占有荆、益“霸业可成”的立国纲领;建安十三年(208年)秋渡江劝说孙权联合抗曹,取得赤壁之战胜利;筹划袭取益州,夺取汉中,实现三国鼎足而立。诸葛亮功业的某一方面也许不足以与大一统一时期的将相作比,但恰恰是三国这一鼎足而三的舞台,才使诸葛亮的形象在历史的长河中更显光辉。曹魏政权的曹丕、曹比刘禅高明得多,孙吴政权的孙权,则是第一流的政治家,所以魏、吴二国的大臣没有一个具有诸葛亮那样的权势与威望。章武三年(223年)刘备去世至建兴十二年(234年)诸葛亮病故,从个人的作用及影响方面说,蜀汉的历史不是刘禅的历史而是诸葛亮的历史。诸葛亮去世以后,蜀汉政权的人事安排一遵诸葛亮遗嘱,由蒋琬、费祎先后执政,故无叛逆、携贰现象出现,这与曹魏政权中司马氏欺孤弱寡、孙吴政权中自相残杀是有天壤之别的。

封建时代评价人物一般着重于立德、立功、立言三个方面。诸葛亮倍受帝王与士大夫推崇,最主要的自然还是立德——正统观念与忠君思想。正统观念,长期以来是封建士大夫衡量人物道德品质的重要尺度,是封建气节的重要内容,当民族矛盾上升为社会主要矛盾的时候,它是士大夫们慷慨赴敌的精神支柱。

诸葛亮辅佐刘备之前,曹操已经“拥百万之众,挟天子以令诸侯”;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诸葛亮的胞兄诸葛瑾在孙权手下颇受信任;诸葛亮所在的荆州,“地方数千里,带甲十余万”,刘表既与诸葛玄“有旧”,又与诸葛亮有亲,且是汉王朝宗室,但诸葛亮都不为所动,而是选择了戎马半生、尺土皆无的刘备。如果不是具有牢固的“天子姓刘”的观念,仅为一官半职,诸葛亮不会投靠刘备;如果不是认定刘备会有一番作为,能实现自已“兴复汉室”的理想,诸葛亮亦不会在刘备“三顾”后合盘托出自己深思熟虑的战略构想而忠心追随。诸葛亮的忠君,绝无勉强之处,他言行一致,始终如一,正如西晋袁准所论:“及其受六尺之孤,摄一国之政,事凡庸之君,专权而不失礼,行君事而国人不疑”,的确是他人很难做到的。

在正统观念和忠君思想指导下的诸葛亮,对所从事的事业有着坚定的信念和顽强的精神,这就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己”。这种精神,成为从事正义事业的人们战胜困难、身处逆境而不气馁的强大思想武器。诸葛亮没有实现他“兴复汉室,还于旧都”的理想,北伐曹魏,没有取得多大进展即英年早逝,叹息者有之,以“天不祚汉”为其解脱者有之,但人们更多的是看到了他锲而不舍地发挥主观能动性的积极作用。对诸葛亮的评价,实际上促进了“不以成败论英雄”这种评价历史人物尺度的广泛应用。

人民群众爱戴、赞颂诸葛亮,更多的是因其廉洁无私、执法公正,把他作为循吏或曰“清官”形象看待。在封建社会,官吏的贪赃枉法是激化阶级矛盾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循吏则是保证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诸葛亮连年兴兵伐魏,除了将士牺牲以外,在经济上也加重了人民的负担。但蜀汉国内整体上却比较安定,除了其它因素以外,关键是诸葛亮能做到廉洁自律,用心平而赏罚明,即便是少数民族聚居区,也鲜有较大的反抗。后世在今四川、云南、贵州等地少数民族中,流传着很多关于诸葛亮的优美传说与故事,这是诸葛亮在当地推行“和抚”政策的结果。南中之乱平定以后,诸葛亮将中原先进的农业生产工具及耕作技术传播过去,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所以,在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诸葛亮去世后出现了“戎夷野祀”的动人场面;其后为诸葛亮立庙祭祀,范围之广、数量之多也是少有人比的。(马凤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