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
发布时间: 2011-11-29 浏览次数: 97

中国的传统文化势必是深深地植根于中国人的社会以及民族心理之中的,势必是穿越千年传承至今的,所以我在文章的开始,首先想审视一下到底什么才是符合我上面所说的所谓的传统文化。

中国有很多文化,官文化、民文化、士文化、文人文化、兵文化、商文化,甚至厚黑文化,总之什么都可以冠之以文化之名。所以我说,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一,可以说是名的文化。

中国人对名好像有莫名的偏好,最直白的一句话就是:名不正,则言不顺。

中国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决不政教合一,至少传统文化上是这样的。中国勉强可以说得上是宗教的,应该是道教吧?可是真正的道教在黄巾起义前,只是纯粹的知识分子享受生活的休闲俱乐部而已。当时中国跟宗教有关的事物太少了,佛教当时还没有传过来,所以道教便成了煽动人民动乱的最佳精神支柱。

子不语怪力乱神。在董仲舒以前,儒家一直跟神秘主义若即若离。大人以为文,小人以为神,儒家一直把神秘主义当成是戏法,不怎么推崇的。但是我们的民间却极其喜欢迷信、神秘的这一套,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汉高祖刘邦的身世了,这个流氓天子为了完全消弭人们的反抗意识,神化自己,便承认了他的母亲和中国的图腾—龙的一段不解的荒唐往事,自然而然地就成了上苍的私生子,而他生理学上的父亲—刘叟,就仅仅留下个叟字,作为他伟大创造的注解。

这都是题外话,我真正想说的是,我们的祖先很伟大,他们在历史的进步和治理国家的实践中懂得并决定绝对不以宗教治国;而且,以法治国也在秦始皇的伟大试验中流产;当时的封建统治者、我们的祖先决定要以思想治国、要以社会结构治国,所以在汉代的时候中国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并且吸收了外来的文化,这是中国的第一次大的、外向式的成长,它确立了中国千年以来的文化传统。所以我说中国汉代在中国文化定型的过程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是完全不可忽视的,其历史上的地位远远比我们所认为的要重要得多的多。

在确立以文化治国的思路之后,所急需的就是统一思想,没有统一的思想体系作为人民精神上的祖茔,是不可能实现以思想治理国家的。很偶然的,儒家比其他的学派都更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占得了先机,从而确定了其在中国两千余年的统治地位,直至今日。虽然今天的思想、文化已经很多元,年轻的一代也已经非常西化,但是我发现的是,在西方文化强烈冲击中国传统文化的同时,中国的儒文化也在强烈地反击,并同化与其接触的任何外来文化传播人士,这就是中国文化的又一大特点,用北大的一句校训形容最为贴切,兼容并蓄。这种能力不是中国文化天生就有的,也不是任何文化都能具备的,这是中国文化传承了三千年所独具的、任何其他文明所无法模仿的、负载了时间的终极力量。

这也是题外话,但是我觉得不讲讲清楚,就不能阐述我的观点。

我认为,在这个文明确立、定型的时代,汉代既法先王,又法后王,真正掌握了两个层次的两种武器。

首先,思想层次上,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因为儒家思想更有利于社会的稳定,以及统治者的统治,说这些也许有一些过分,但是历史不正是由统治者的统治史和其反对者的反对史共同组成的吗?这样,遵守秩序、思想安分的士人和广大的百姓就很容易被管理。但是,历史为什么会选中儒家思想呢?除去偶然因素,单看儒家思想本身,仁、义、理、智、信,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不仅求的是政治的稳定,更祈求社会的稳定,这不就是今天所说的社会和谐发展吗?虽然在观念上有所不同,但究其目的,就是如此。

我们再看其他思想,道家黄老在汉初的实验中被证明,小国寡民的那一套是完全理想化的,可以用作个人的修养教程,但是不可以扩展到全社会,因为它无法规范人的行为,不能控制人的欲望,而儒家理论就能通过乡党、礼法、名声、以及社会舆论等对人的行为进行控制,当然还有更加有效的办法,我会在后面进一步论述。

再看法家思想,在秦国举国为兵,老百姓闻战则喜,政府提倡以吏为师的社会风气下,它的实验早该结束了,这种思想是不足以稳定社会的,所以历史开了个玩笑,让秦完成中华民族在形式上的统一,让它确立一些制度,比如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又比如政治体制——中央集权,政府结构——郡下设县等这些硬件上的统一。不过,最终秦失其鹿,使天下英雄共逐之。可以说,秦始皇能够建国,并将国家稳定十数年之久,完全是靠他天纵奇才的过人能力,所以秦朝在这位巨人倒下之后,立即土崩瓦解,淹没在农民起义的浪潮里,因为秦人不懂政治,更不懂文化。焚书坑儒并不能解决统一思想的问题,相反却激化了社会矛盾。思想的稳定需要全体社会成员精神上形成合力,形成一个社会共同认同的思想体系。

上面说到了,思想的稳定可以维系住社会群体里的大多数人,但是还有许多不安定分子需要管束,怎么办呢?我们的祖先想到了绝妙的点子——分封制和宗法制并举。

可不要小看这个宗法制,这真是很厉害的一招,可谓润物细无声。祖先们充分学习了周代的遗风,毕竟孔老夫子的精神圣殿就是周代、精神偶像就是周公。他们充分利用了周礼,以及世人祖先崇拜的民族心理,将私有的财产分配给每一个家庭或者是家族,从而完全确立了中国社会的组成单位——以家庭或者说是家族的形式出现。

这样就形成了如此一种社会模型,家族对家族成员负有管理责任,大概都是教育和生计上的,家族成员对家族同样负有责任,就是家族的荣耀以及家族的利益。光宗耀祖就是这个背景下产生的;另外,隐姓埋名也是由于这种思想。由于怕给家族招惹麻烦,所以大多的打家劫舍、鸡鸣狗盗、贪赃枉法的亡命徒,都会自动断绝和家族的联系。需要提出的是,在法律上,中国自古就没有废止株连这一种处罚方法,这就是借由人的家族观念来硬性管理社会人群的有效利器。想想看,整个国家都由一个个家族或者是家庭组成,每个家族或者家庭自己都有一套管理体系,如果不是非要隐姓埋名的、无法控制的亡命之徒,地方官员只要把那个人所在家族的族长或者是首领叫来,那个人自然就会得到相应的处分,官府也不会因为一些管理上的摩擦而与所辖范围内的土著族群产生矛盾,反而会更加巩固其调停人的地位,社会也会相应的稳定。那些,不安定分子也会尽早地被家族管束、镇压,基本上不用政府官员动用过多的人力、物力,由于地方上的民间群体协助管理,所以基层政府人员也不那么冗杂,百姓的社会负担也相应的轻。

通过阅读历史,我们知道控制个人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但是控制一个组织或者是集体是相对容易的,因为只要控制住首领或者是大多数人就好办了,其他的就让其组织内部自行调整了事。

另外,要注意的是:一个国家内有许多小家族是可以允许的,但是如果有一个或者几个大的家族,足以挑战中央政府或者可以说是统治者的大家族,那么问题就大了。所以,汉代在晁错的实验中完成了分封制的试运行。改革家利用个人的私欲,不着痕迹地分化、削弱了家族的实力,就像上帝分化整个希伯来世界里的全世界的子民一样,消弭了集体的力量,巴别塔也就未曾建起。所以,断只箭易,断十箭难,就是要分而治之,才能简单有效地寻求整个社会的安定。

分而治之,使众多封王老死不相往来。这也可以说是老子小国寡民的另一种形式吧?

思想统一、分封制和宗法制的正常运行可以说是中国社会稳定、思想传承土壤。

如果失去了这两个层次的两种国之利器,那么中国社会早就走上了混乱之路,那么也就如以色列一样,失去了故土;如埃及一样,失去了原始文明的传承;如印度一样,成为了西方文明的附庸。虽然,我们现在走上了社会主义的阳光大路,生产资料归人民所有,分封制土崩瓦解,宗法制也难以维系,但是家庭、家族的观念还是较西方的一些国家要强烈一些,所以无论是民俗也好,传统文化、思想也好,总之,传统的家庭观念会借由血脉这一人类最原始的传承方式一直传承下去。

虽然历史已经远去,过往的荣耀已经面目全非。但是我还是想说,思想统一、分封制和宗法制的正常运行可以说是古代中国社会稳定、传统文化传承的土壤。虽然统治者不断更替,改朝换代争夺皇权的战争不断,也爆发过许多次农民起义,但在历史的长河中这只是浮波流影,纵观历史文明古国,只有我巍巍中华至今仍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并具有极其旺盛的文化活力,这与汉代的一系列政治举措十分不开的。(栾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