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文化认识之浅议
发布时间: 2011-11-29 浏览次数: 55

中国古代的“文化”概念,基本属于精神文明(或狭义文化)范畴,大约指文治教化的总和。而文化的实质性含义是“人类化”,是人类价值观念在社会实践中的对象化,是人类创造的文化价值,经由符号这一介质在传播中的实现过程,而这种实现过程包括外在的文化产品的创制和人自身心智的塑造。人是文化的产物,文化的积累就是传统。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指传统社会里的人所积累下来的文化。而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和认识,无论在思维方法上还是内涵的界定上,有些方面还值得深入思考。

一、中国传统文化认识的疏漏

对中国传统文化认识的疏漏,主要表现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群体性,以精英阶层研究为主;中国传统文化的时代性,固有思维定式的束缚;中国传统文化的区域性,不同区域文化发展多样性的忽视。

(一)中国传统文化的群体性

中国封建社会主体的构成,常规的包括士、农、工、商四大阶层。各个阶层群体,由于其本身的文化水平及其在社会中的地位,所展示的文化形式和内容是不同的。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里,因社会上层对社会底层文化的不理解和漠视,故而其之间的真正平等文化交流,是很稀少的。士,在古代社会里,绝对是精英分子群体。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中国古代社会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记载都是借助于他们手中之笔才得以保存的。他们对于中国文化的传承的贡献是巨大的。考古学建立之后,考古学者通过地下挖掘所得的历史实物,与历史的文献记录存在差异,而这种差异又超越了人们常规的理解。以顾颉刚为代表的“疑古派”的兴起,是有深厚的历史背景的。这一“疑古思潮”的实质就是我们在做研究时,要对史料进行排队,搞清楚那些史料是真实可信的,那些史料是伪造的,这是进行历史研究的基础和出发点。但是,古代史家是为皇室服务的,左史记言,右史记行,一部二十四史即一部帝王史。而史家的去取必然是所重之事,易于扩大,所不重之事,易于漏略,这就容易导致社会情形之事实的否认。而要求明社会情形之事实,有二:一曰重恒人。成一时一地之情形者,恒人之饮食男女,日用行习也。英雄犹浮屠之顶,为众所著见,不待考而明,恒人犹全浮屠之砖石,易见忽略,固非详加考察不可也。二曰重恒事。恒事者,日常琐屑之事也,亦易见忽略,然实为大事之基。精英思想与普通群众的思想之间并没有一条鸿沟,普通群众的思想由精英阶层对的代表——史家曲折的反映出来。从某种角度看,精英思想或许正是民众思想的升华和集中体现。

(二)中国传统文化的时代性

不同的历史时期所具有的文化特点是不同的,我们由于长期受古典进化论的影响,过多的强调了不同区域的人类社会不断进步和向更高形态发展的必然性,而忽视了其停滞乃至倒退的可能性。按照人类学的认识,就任何一个具体的人类社会而言,它都存在着发展、倒退等多种可能,并不存在一定会发展的必然性。这种认识对于我们来讲可能是新颖的和难以接受的,但历史的实际的确是如此。

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是否是一呈不变螺旋式的上升呢?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过多的关注了不断出现的“新”的文化现象,而对日渐消失的“旧”的文化现象则多少有些漠视。所谓“历史的原因”常常是后来的、选择的、理性的解释,它们需要把很多“偶然的”事情“淘汰”出去才能成立或凸显,可是当我们把这些“减去”的东西(历史上不断消失的东西)重新放回历史,是否历史就有了其他解释的可能?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其实是后人按照后设的想法,“减去”了很多东西,是文化变成片段,然后再把片段连接起来,仿佛剪辑影片一样。而我们如果加强对文献中间被遗弃的边角资料的研究,——当然,有很多东西是无法重新恢复了,它的消失无可换回——当我们小心地发掘曾经被遗弃和飘落在边缘的资料,我们可以多少复原一点文化的图像。当这些东西重新加入到文化中,传统文化的发展还会是熟悉的吗?

(三)中国传统文化的区域性

于异时异地之情形,知之不悉,及其论事,终不免以异时异地之事,即在此时此地境界之中,犹许外国戏剧者,设想其在中国舞台之上,其言必无一得多矣。中国传统文化在各历史区域所表现的形式和内容是有差异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群体性和时代性,都是在具体的地理空间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地理环境的作用,虽然并不像孟德斯鸠的地理环境决定论那样绝对,但是在当地文化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也是很重要的。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考察,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实地勘察。因为我们在理解异时异地的传统文化时,不同的地理条件是阻碍了还是促进了当地这种特色文化的形成,仅仅依靠理论知识的推断是不行的。中国传统文化,不仅是个时间概念,还是个空间概念。中国传统文化是对不同历史时期和不同历史区域的传统文化的严密归纳和总结,而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过多的关注了不同区域的文化发展的共同性、规律性,而忽视了其多样性。这也是现在我们各个城市和地区的文化同一性表现的深层原因。

二、小结

国内学者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宏观性成果居多,而微观层次的研究还有待加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和理解,在思维方式和研究的全面性上还存在疏漏。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群体性的研究,只重视精英阶层,而对传统文化结构中很重要的其他组成部分的研究则显得不足;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时代性的研究,过多的将西方的文化发展模式当成全人类的普遍发展规律,而忽视了中国传统文化发展的特殊性,而对历史上消失事物的疏略,使得我们的传统文化发展缺少了稍许的真实。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区域性的研究,过多强调了不同地域的人类文化发展的共同性,而忽视了其多样性。(郝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