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环境与沂蒙史前文化
发布时间: 2011-11-02 浏览次数: 339

人类文化的产生与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受自然环境的制约, 史前时期人类文化的产生更是取决于特定的自然条件。因此, 研究沂蒙史前文化, 首先要了解沂蒙史前时期的自然环境。当然,我们已经无法确切地知道史前时期人类生存的自然条件, 但我们可以从今天的地质、地貌和考古发现推知当时的自然环境状况。

“沂蒙地区”是一个历史人文地理概念, 是从考古文化的角度, 依据考古遗址的分布及其内涵承继关系圈定的一个较大的人文地理单元。从自然地理位置看, 这一区域的大体范围是:鲁中泰沂山系以南向东至海, 苏北黄河古道以北, 南四湖和大运河以东的地区。在考古文化区系的分类中,高广仁先生把它归入“海岱文化区”。[1]

我们认为可以把它作为一个从属于某一大的文化区系, 但又相对独立的文化地块进行研究。事实上,考古学家已经认可了这一做法。苏秉琦先生把这一区域称之为“鲁西南考古文化”地块:“关于山东地区古文化的渊源, 鲁西南临沂地区沂源县发现一处属于旧石器早期古人类化石地点, 临沂县和郯城等地发现几处属于旧石器晚期到新石器时代早期的细石器地点, 济宁地区兖州西桑园和滕县北辛等地发现属于新石器时代初期(可以早到距今七千年前) 农业村落遗址等, 它们之间可能存在某种渊源关系,而其文化特征同其他相邻省、区所发现的相应阶段遗存有着明显的差别。”“这里的北辛文化— 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是自成体系的”。[2] 先生是把泰山以南, 发现沂源猿人、细石器的沂沭河流域,以及发现北辛文化的滕州、兖州和大汶口文化的汶泗流域看成了一个小的独立考古文化区。从自然地理环境看, 史前时期这一地区也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北部以鲁中山地为界把这一地区与淄潍流域和胶东半岛丘陵相对隔开; 西部以泰沂山地隆起边缘为界, 史前时期, 沿这一边缘地带存在着一系列的泽渚, 著名的有大野泽、雷泽、菏泽,泽渚把这一地区与中原隔离。其间的沂沭河流域和汶泗流域的河流不仅是同源于泰沂山地,且两地之间有低缓的丘陵和平坦的河谷相连, 沂沭河、汶泗河分别东西绕泰沂山系南流在苏北入淮河, 这样在鲁南和苏北地区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环境。对于这一文化区我们所以用“沂蒙”命名, 有以下原因:一、《尚书·禹贡》载: “淮沂其乂,蒙羽其艺。”“沂”指沂水,“蒙”指蒙山。这一记载说明, 蒙山地区、沂沭河流域很久以前就是承载古老文化的区域。蒙山、沂水自古以来就是这一区域的表证物, 因此,以具有丰富文化底蕴的古老名山大川作为本地域的标志, 我们认为是恰当的。二、沂沭河流域、蒙山山地是迄今已知的中国东部最早的人类家园, “沂水所出之沂源发现过不少旧石器时代和细石器时代遗址, 年代早于海岱地区其他古遗址, 因此, 这里应该是海岱地区考古学文化的发祥地, 沂源也正是‘夷源’”。[3] 三、该区域不同阶段史前遗址的文化内涵前后具有明显的承继关系, 表现出突出的统一地域特色。“沂沭河流域和汶泗之间的细石器文化是否各自发展成新石器早期文化, 目前还不得而知, 但它们是鲁南、苏北地区新石器文化渊源应可以确定, 它们是北辛文化的源头, 尽管目前鲁南地区还没有发现早于北辛文化的有陶新石器文化, 但这并不能证明它的源头不在本地, 相信在鲁南地区发现前北辛文化只是时间问题。”[4]

基于以上三点,将这一区域作为独立的文化区加以研究, 才能准确地把握中国史前文化起源的地域分布和产生的环境机理。沂蒙地区的自然地貌有三种类型:中低山、丘陵和冲积平原。整个区域地形特征是:北面为泰沂山地, 中间为由北而南排列的鲁山山脉、沂山山脉、蒙山山脉、尼山山脉构成的低山地区, 东西两侧是相对低平的丘陵和河流冲积平原, 南部是苏北平原。由于构成中间低山地区的四大山系大致为东西走向, 因此, 东西两侧的河流冲积平原通过山间较为宽阔的谷地被连接起来。山间谷地主要有位于蒙山之阳的浚河(祊河)谷地, 由于该谷地较为宽阔平坦, 成为连接东部沂沭河流域和西部汶泗流域的主要通道。而处于蒙山以北的东汶河谷地则是连接西部大汶河的又一通道。谷地海拔一般在200 以下, 多在河流两侧形成一定宽度的河谷台地,近水傍山,自然环境相对较为优越。

沂蒙地区水系发达,分布着众多的河流。河流多以中部山地为源头向东西两侧分流南下, 是淮河水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东部较大的河流有: 沂河, 源出沂源县鲁山, 南流经临沂市入苏北平原, 史前时期入泗河。沭河, 源出沂水县沂山南麓, 与沂河平行南流,经临沂市入苏北平原。历史上与沂河同为淮河的支流。东汶河,是沂河主要支流, 位于蒙山北侧,源出蒙阴于沂南境内入沂河。河面宽约300 , 流域系形成冲积小平原, 地面开阔, 土质肥沃,易于农业。祊河,为沂河一级支流,源自蒙山西侧的太平顶南麓, 称浚水, 东南流, 古名治水, 至费县境内与温河相汇, 以下河段称祊河, 在临沂城北入沂河。河谷宽阔, 形成相对低平的冲积平原,成为沟通沂沭河流域和汶泗流域的通道。西部较大的河流有: 汶河, 又名大汶河, 源自今莱芜市, 向西流。流经今东平、汶上至梁山入黄河。泗水,源出蒙山南麓,四源并发,故名。西流经泗水、曲阜、兖州, 折南在沛县入江苏, 至淮安市西南入淮河,为淮河第一大支流,故淮泗常连称。山川丘陵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硬环境, 沂蒙地区的上述地貌格局自约1万年以来基本没有太大的改变。变化较多的是在人类活动的影响下地表的土壤、水文、动植物景观和按照自身规律演变的气候等环境。史前时期沂蒙地区的气候与今天有一定的差别。通过对沂源猿人遗址发现的十几种哺乳动物化石鉴定看, 分别属于硕弥猴、大河狸、棕熊、黑熊、鬣狗、变异狼、虎、梅氏犀、三门马李氏野猪、肿骨鹿、斑鹿和牛等种属。根据这些动物的生活习性可以得知, 当时这里的地表景观为森林草原类型, 是水源充沛、气候温暖湿润的地区。晚更新世末是中国近10 万年来最干冷的时期, 为大理冰峰期, 受严寒气候的影响, 这一地区的气温大幅度下降。全新世早期, 气候开始转暖, 进入全新世中期,为全球性高温期, 距今约80003000 , 为我国的“仰韶温暖期”。这一时期,沂蒙地区的气候比今天要温暖湿润, 年平均气温比现在高23 , 降水量高于现在, 500 ㎜。在这种气候条件下,山地丘陵生长着茂密的森林, 平原和低洼地带灌木从生, 植被茂盛,动物种群众多。从沂蒙地区出土的大量亚热带动物化石看, 这一时期这里生活着许多现在长江流域以南才有的獐、鳄鱼、丽蚌等动物, 证明了该地区在新石器时代气候比今天温暖湿润。通过对兖州王因新石器遗址出土的动物骨胳和植物孢粉分析:“在北辛文化晚期至大汶口文化早期, 即距今6300——王因遗—5500 年间, 址有高亢平坦的地势, 附近有大片水域, 有丰富的水生资源, 当时的气候较今日温暖、湿润, 与现在长江流域的气候条件相似。”[5] 正是在这种气候环境下,生活在沂蒙地区的先民进入了新石器时代。起伏的山地、低缓的丘陵、开阔平坦的冲积平原,温暖湿润的气候,茂密的森林植被以及众多的动物种群, 为原始人类在沂蒙地区的生存提供了优越的环境。因此也使得沂蒙地区成为目前山东史前人类遗址发现最多, 发展序列最为清晰, 内涵最为丰富的区域。且从史前遗址的分布可以看出, 沂蒙史前文化产生、发展与环境有密切的关系。山东省境内已经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早期的文化遗址有三处, 两处在沂河上游: 沂源猿人遗址, 是首次在沂沭河流域发现的直立猿人化石, 位于沂河上游沂源县土门乡骑子鞍山东南麓。南洼洞遗址, 位于沂水县范家旺村西南山山顶上, 与“沂源猿人”化石出土地点相距不足百里, 同在沂河上游, 因此两者很可能都属于“沂源猿人”类型的原始人群。一处在日照市滨海地区的秦家官庄,遗址位于日照市东港区秦家官庄, 时代亦与沂源猿人大体相同, 是目前鲁东南沿海地带首次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早期的石器地点。据今1 万至3 万年, 旧石器晚期的文化遗址在沂沭河流域主要分布在沂河上游和下游沿岸靠山地带, 以及沂河两大支流祊河上游的浚河谷地和东汶河谷地,沭东丘陵区和日照滨海地带。沂沭河的中上游有骑子鞍山千人洞旧石器遗址, 上崖洞旧石器遗址, 沂水县的湖埠遗址。三处遗址比邻, 属于同一文化类型。与其同时代, 在汶河流域发现了乌珠台旧石器遗址。沂沭河下游,旧石器晚期遗存非常丰富, 最具代表性的有黑龙潭和望海楼旧石器晚期文化遗址: 黑龙潭遗址位于山东省与江苏省交界的马陵山西坡黑龙潭南侧。两遗址南北相距约400 ,属同一时代的遗存。

沂河支流东汶河流域的蒙阴县城东和刘官庄乡新铁城村附近发现两处旧石器晚期遗址; 平邑县仲村镇东南南武阳发现旧石器遗址。沭东丘陵区突起的低山地带也发现了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遗址。莒南县石莲子乡、县城北侧的九顶莲花山南麓;沭河上游西侧, 莒县浮来山上发现了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等。日照市沿海地带发现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7 , 形成一个遗址群, 遗物最丰富的是竹溪村, 该遗址西南距离秦家官庄旧石器时代早期遗址约3千米1982 年首次在沂沭河流域发现细石器遗址, 而后在这里又陆续发现了近百处。主要分布在今临沂市的沂水、河东、临沭、郯城、苍山、平邑, 以及沭河以东的莒县、莒南和日照沿海地带。沂沭细石器遗址除个别在河流冲积平原上, 大多数分布在低山丘陵地带, 且主要集中在三个区:沂河上游的沂水县, 中游的河东区, 下游的郯城县马陵山地区及江苏的东海县、新沂市。20 世纪80 年代末90 年代初, 汶泗流域的宁阳、汶上、兖州、济宁、嘉祥等地发现了44 处细石器遗址。汶泗细器遗址主要分布在海拔较低的平原高亢地带, 有的位于河道旁的台地上。赵王河在宁阳县境内流经低山丘陵的边缘, “现今两侧仍残留着多处土岭、砂丘、台地。细石器主要集中在一些土岭、砂丘与台地之上。”

汶上槚柏村遗址处在一河边台地上, 宁阳前张庄遗址在砂土岭上, 兖州店子街遗址在土岭上, “除汶上县东岗地点为低山坡地外, 其余各地点的地形特征与前所介绍的3 处典型地点大致相同。”[6] 20 年来山东省境内的其他地区虽然也有发现, 但最具代表性的依然是沂沭河流域的凤凰岭、青峰岭、黑龙潭、白鸡窝和沂水等细石器文化遗址。新石器时代是沂蒙史前文化更为繁盛的时期, 目前已经发现的文化遗址展示了沂蒙地区绵延不断的史前文化发展历程。北辛文化位于滕州市城东南的北辛村, 地处山地西侧的台地上, 附近有一河流自东部山区向西注入微山湖。此外典型遗址还有兖州的王因下层、西桑园、小孟, 泰安大汶口遗址的下层, 汶上县东檟柏以及江苏省邳州市的刘林、大墩子下层,连云港二涧村等地。东部沂沭河流域目前也零星地发现了兰山区的小城后、清泉庄、晏驾岭, 苍山县横山乡于官庄、向城镇城子遗址等。区域内北辛文化遗址大多与后来的大汶口文化遗址重叠或靠近, 地理环境与这里的大汶口文化遗址相同或相似。本区大汶口文化遗址已发现数百处, 正式发掘的近20 处。西部汶泗流域典型的有:泰安的大汶口遗址, 该遗址分布在大汶河南北两岸, 北岸为遗址, 南岸为墓地; 兖州的王因位于兖州城南, 泗河西岸不远处;邹城的野店遗址位于邹城东南, 峄山西坡河流岸边的台地上; 西夏侯遗址位于曲阜城东南尼山西侧山前平地上。此外经过发掘的还有滕州岗上、曲阜的南兴埠、泗水的尹家城、天齐庙、枣庄市山亭区的建新、微山县尹洼, 泗水天齐庙、尹家城。东部沂沭河流域典型的有日照市莒县的陵阳河遗址, 遗址位于县城东南, 沭河支流陵阳河岸靠近丘陵的地带; 另有大朱村遗址位于县城东丘陵与冲击平原的过度地带, 在两遗址附近杭头村也发现了一处。东海峪遗址位于日照市岚山区濒临黄海的地带; 地处沂沭流域下游的苏北邳州的刘林、大墩子、新沂的花厅遗址等, 均处在沂沭泗冲积平原靠近山东南部地势稍高的地带。龙山文化广泛地分布在今山东省境内。汶泗流域为尹家城类型遗址。栾丰实先生将其分成了几个小区: 薛河小区, 以薛河流域为主, 包括南北两侧部分地区,地跨滕州、微山、枣庄等市县。这一带的地貌属于低山丘陵和湖东平原, 龙山文化遗址分布十分密集。尹家城小区,分布在泗河上游地区, 包括泗水、曲阜两地, 遗址所处的地貌为低山丘陵,沿泗河两岸有宽阔肥沃的河谷, 龙山遗址在这里分布密集。西吴寺小区,位于汶、泗两河之间, , 从遗址的分布来看, 除西部汶泗流域外, 东部包括兖州、宁阳、济宁、曲阜等地的部分地区。地貌沂沭河流域与旧石器晚期遗址的分布基本一致。属于冲积平原,遗址较多。沂沭河流域为尧王城类但与沂源猿人时期的遗址相比差别较大, 反映出型, 主要分布在沂山之南、蒙山以东的鲁东南及苏生活在这一地区的原始人类在逐渐由山地走向丘北地区。该区域的地貌以丘陵为主,间有较大的河陵,靠近河谷台地,顺沂沭河与汶泗河向更为低平谷平原。先生将其分为四个小区:两城小区, 地地区扩散,在两流域留下了密集的细石器遗址。细处东部沿海的北部, 跨日照、胶南、五莲, 背山面石器时代过后, 人类在沂蒙地区进入了新石器时海,属于丘陵地区,遗址较多。尧王城小区,位于东—北辛文化时期。北辛文化从代的第一个阶段——部沿海的南部, 含日照、莒南和赣榆的部分地区。气候变化上看, 正处在“仰韶温暖期”的开始阶段, 地貌以丘陵为主, 沿海有小平原。临沂市西区, 包适宜的气候条件加上良好的地理环境为这一地区括沂河中段及其支流祊河、涑河流域, 向西可延至农业的产生提供了充分的条件。北辛文化是这一苍山东北和费县东部。这里地貌以河谷平原为主, 地区农业文明的开端, 农业经济的特点决定了人遗址十分密集。临沂市东区包括河东区、莒南、临类必须选择适宜农业发展的地理环境, 因此, 与细沭部分地区,属于沭河冲积平原,遗址分布密集。[7]

石器时代相比, 人类已经较远地离开山地, 来到了岳石文化遗址按照栾丰实先生的划分分为两适合种植的河边台地上。随着农业在这里的发展, 个类型: 沂沭河流域的土城类型和汶泗流域的尹原始人群的居住范围也越来越广, 历经大汶口文家城类型。前一类型以沂、沭河中上游为主, 包括化、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时期, 这一地区已经布满日照和连云港的沿海地区。后一类型分布在汶泗了人类的足迹。从目前已经发现的这一时期的遗河流域, 分布与龙山文化尹家城类型大致相同, 包址看,广泛地分布在汶泗河流域、沂沭河流域以及括汶泗河中上游地区, 南界已进入江苏省的徐州下游的苏北平原上。相比之下,新石器时代早期的市北部,西边以大运河为界。[7] 由于这一地区岳石遗址在沂沭河流域上游地区则发现的较为稀疏, 文化与龙山文化有直接的传承关系,所以, 岳石文这种局面一直延续到大汶口文化中后期, 直到今化遗址所处的自然地理环境与龙山文化无异。天在沂沭河流域中上游没有发现大汶口文化早、从沂蒙地区史前遗址的分布我们可以看出史中期的典型遗址。大汶口文化后期,这种局面才有前文化与环境之间的关系特征:旧石器时期早期, 所改观, 同类遗址在沂沭河流域的广大地区均有原始人类生活在沂沭河上游的中低山地带, 这主发现, 且出现了能代表这一时期发展水平的陵阳要与早期人类完全依赖自然环境提供的条件生存河遗址。龙山文化遗址在沂蒙地区的分布相对较有关。四五十万年以前,原始人类征服自然的能力为均衡,不论是沂沭河流域还是汶泗流域, 都表现有限, 他们必须选择有利于生存的自然环境。首出了这一地区龙山时期史前文化的繁荣。沂蒙地先, 鲁中山地石灰岩发育, 形成了众多的融岩洞区的岳石文化遗址基本上与龙山文化一样普遍。穴, 成为沂源猿人理想的栖息场所。其次, 鲁中山另一特点是新石器时代不同阶段的遗址分布地是沂沭汶泗的发源地, 山地中河流穿行中间, 温相对比较集中, 以至于形成了不同时期文化叠压暖湿润的气候, 使这里生长着茂密的原始森林, 森的现象。旧石器晚期遗址、细石器遗址在东西两流林和河流中蕴藏着丰富的食物资源, 为沂源猿人域的分布均散布在一些河流岸边的台地或相对高从事采集和渔猎经济提供了便利的条件。旧石器亢的地带上, 并且多与新石器早期遗址叠压, 有明时代晚期, 人类开始向地势较低的地带移动, 由于显的继承关系。所以, 关于山东细石器文化的走鲁中山地山河相间, 这一时期的人类在靠近河谷向,“汶泗细石器”遗址的发现, 得到了进一步的证的同时, 依然没有脱离对山地的依赖, 所以我们所实。汶泗细石器的发现者在其文章中说:“有的北发现的这类遗址, 主要集中在中部山地的两侧临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遗物与细石器共存于同一遗河靠山的地带以及沭东丘陵突起的山陵滨河、滨址中。这条故河道两侧如此密集分布着各类型遗海, 依山傍水, 自然环境相对优越的地区。造成这址,以及所反映的某种延续关系等现象, 应该引起种现象的原因有二:一是原始群落的扩大, 原有的我们的注意。”[6]

比较突出的如汶泗流域泰安的大生存空间不能满足生存的需要; 二是人类征服自汶口遗址、滕州的北辛遗址、兖州的王因遗址等, 然的能力的提高,有力量开拓新的家园。到细石时同时包含北辛和大汶口文化;泗水尹家城、曲阜的西下侯同时包含大汶口和龙山文化。而且这些遗址大都与汶泗流域的岳石文化遗址也较为靠近。沂沭河流域也形成了三个较为集中的区域: 河东区凤凰岭、大范庄以及莒县陵阳河在内不大的范围, 集中发现了细石器、大汶口和龙山文化的大量遗存。沂沭河下游马陵山以南,邳州以东苏鲁交界处的刘林、大墩子、化厅、大贤庄、下庙墩、二涧村, 是旧石器晚期、细石器、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发现最为集中的区域。再就是日照沿海地带的秦家官庄、竹溪、东海峪、两城、尧王城等遗址甚至集中发现了自旧石器早期、晚期及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的遗存。这一特点使我们想到,要纵向考虑不同时期遗址之间的继承关系。对此, 考古工作者已经从考古学的角度对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的传承更替关系作了十分明了的说明,且取得了共识。那么我们是否可以依据目前发现的不同时期的文化, 在同一遗址或相近遗址的叠压关系, 推断自旧石器时代晚期到岳石文化在这一地区存在着连续的继承关系。高广仁、邵望平认为:海岱地区距今一万年前后由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的过渡时期, 或称为中石器时代。这一时期的遗存, 以临沂凤凰岭的发现为代表。这不仅填补了海岱史前文化发展上的空白,而且对整个中华史前史的研究也具有重要意义。从沂蒙史前文化遗址的分布格局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良好的自然环境是早期人类在这一地区创造出发达的史前文化的必要条件。原始人类之所以能够在这一地区长期繁衍生息, 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这一地区的自然环境决定的。河流发源于中部山地, 然后沿低缓的丘陵流淌, 在丘陵之下又形成了较为开阔的冲积平原, 于是出现了山水相间,高、中、低不等层级的地貌格局。在温暖湿润的气候环境下, 山地和丘陵布满了茂密的森林和草地, 河流有着充分的水源, 各种动物出没山林和草地,河流中有着丰富的鱼类。这种自然生态环境不仅适合于早期人类的渔猎采集经济的发展,更适合于原始农业。在气候相对温暖湿润, 山区植被完整的情况下, 极少出现严重的水旱灾害, 即使出现水旱灾害也基本是可以进退自如。因为, 在原始农业产生以后, 原始经济并非是单纯的农业经济,实际上依然是农业与渔猎、采集相集合的经济形式, 在农业受到灾害影响的情况下, 森林与河流依然能提供所需的食物, 渔猎与采集同样能保证原始人类的生存。因此,研究早期人类文化的起源,不能忽视环境的作用。(许汝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