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民间剪纸艺术研究
发布时间: 2011-11-29 浏览次数: 105

一、沂蒙剪纸艺术概况

沂蒙地区以临沂市为中心,位于鲁东南,以沂沭河流域为中心,北、东、西三面群山环绕,向南构成扇状冲积平原。远古时期的一支农耕部族选择了这一河道纵横、平原坦荡的土地繁衍生息,几千年来孕育出了丰厚灿烂的沂蒙文化。

剪纸艺术是沂蒙地区的民间艺术之一,装饰意味是其主要生命形式。其特点是选料易、成本低、技能简、效果优、应用广、雅俗共赏。在嫁娶节庆时广泛用于建筑室内外装饰、家具陈设装饰、生活日用品装饰等方面。具体分以下几种:窗花、墙花、灯笼花、过门笺、顶棚花、炕围花、灶头花、喜花、供花、礼花、烛台花、特种剪纸、刺绣底纹等。具体应用在衣料、被面、门帘、包袱、围兜、头巾、鞋帽、扇子套、荷包、香囊、农产品的晒制底样上。

传统的剪纸手工艺人最初是各区县农村的乡民,尤以农妇、村姑为主力。她们大都在农工闲暇时制作,剪纸几乎是每个农村女孩必须掌握的手工艺技术,也有部分以此为盈利目的男性,在剪纸作坊里批量制作。

民间剪纸者的技能与名誉密切相关,技艺高超的剪纸者可以获得村民的肯定与尊重。假如某村出现一名技艺高超的剪纸手工艺人,整个村子会引以为荣。还有的地方把村姑的剪纸技艺作为人品评价、寻找婆家的一个重要参照标准。

二、沂蒙剪纸艺术的题材与寓意特点

最为盛行的剪纸题材是用于婚嫁节庆的吉祥图案,分为圆形、方形、菱花形、桃形、石榴形、锦旗形等,主题花型嵌以人物、花卉、龙凤及吉祥文字,极力烘托喜庆的气氛,追求现世物质生活、留恋世俗享乐的寓意。例如莲花和鲤鱼的剪纸寓意连年有余,桃子象征长寿,石榴象征多子,鸳鸯象征爱情,松树象征青春不老,牡丹象征富贵,喜鹊登梅象征喜事临门,等等。总之,这类题材的寓意可以归纳为四种生活理想:富贵满堂、福禄寿喜、五子登科、连生贵子。

艺术性比较强的是特种剪纸,这类题材的创作不再拘泥于喜庆氛围的营造,而是延展到表达农民情感及思想的精神领域,具有单纯的审美价值和装饰意味。这类剪纸根据展示的空间场所选定题材,表现人情事物,在审美的意义之外,还有表现观念的艺术语言符号价值。例如《泅水捞鼎》《八仙过海》《嫦娥奔月》《水浒传》等剪纸作品中的神话传说及历史人物,反映了人们对于生命、自由、人性、情感的最高理想。当然还有轻松愉快的农民生活题材,例如喂鸡养猪、采桑养蚕、牧羊放牛、搭车乘船、走亲串友、田间劳作等,表现了生活中的纯真、自然、优美的事物,寓意着亲切、淳朴、喜乐、恬静、趣味盎然的田园生活。这类作品理念宽广、构图饱满、造型生动、大胆突破、刀工娴熟、五彩缤纷。

在民间,剪纸艺术曾经被大量用于祭祀祖先或者宗教巫术的图腾崇拜。剪纸作为供品、装饰物、象征物,题材包括动物、人物、器物等,形态逼真又不拘泥于细节,追求神似又不失其真。由于原始宗教“祭祀、牺牲”的礼仪仅仅用在特定场合,这类作品都含有神秘、恐怖、威严的意味,反映了农民传统思想中的原始宗教信仰态度。

三、沂蒙剪纸艺术的心理美学特征

克罗齐曾经说过,艺术的成功之处在于作品的意象与人的内在情感相契合。沂蒙剪纸艺人最初来自乡野农妇,她们的作品凝聚了自身的情感与生活感受,反映了华夏农民世世代代追求美的心理特征及思想情怀。具体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分析剪纸艺术的心理美学特征。

第一,审美心理学的研究结果表明,人类情感中存在着先验的理念,诸如节奏、变化、重复、平衡、对立等。只有那些超越了照相和写实模仿的艺术形态才会更贴近人类的诸种先验情感。“比较抽象的视觉艺术能较灵活、自由地呈现内在感情活动的复杂、曲折和变换,呈现其强度上的起伏变化”众所周知,纯模仿物象的画面比寓意性的画面显得直白、浅薄,而艺术加工之后点、线、面的律动、发散、密集、对比等形式美法则更能外显深层的心理活动,这即是形式美法则拥有独特魅力的原因所在。因此可以说,剪纸造型那突破写实的简约、夸张、概括、整体、气韵生动而又形式感强的特征,如实呈现了情感的“产生—高扬—转化”的发展过程。

第二,从审美活动中的简化规律来分析,“精简”是指物象的典型特征及整体画面的气势。“以某种结构展示自身存在的意义,才是有生命的存在”。只有典型的形态才能呈现出自身的本质及生命力。而典型形象,就是去繁杂留精华的本质结构,这种精简结构与人类的简化物象的心理规律相同。剪纸艺人运用独特的目光观察生活中所见的形态,对物象目识心记,通过艺术思维的加工,形成清晰、稳定的视觉经验,用最简练的图形语言表现典型特征。以临沂手撕纸人物画为例,这些画面忽略纤细繁密的细节,没有鼻子、眼睛,衣纹也很少,强调轮廓的精简、神韵、整体感,看不到面面俱到的逼真,用非常简练的表现手法,刻画整体的外部轮廓,充分表现对象的动态和身份特征,因而整体造型显得神气活现,生动感人。中外美术史上也记载了大量的相关案例,很多成熟的艺术品以简化、典型化去呈现人类最普遍最深刻的情感。

第三,从信息论心理美学的观点来看,受众欣赏一幅作品时,会产生一种期望心理。这种期望心理包含着他以往的视觉经验及对未知感觉的盼望,如果出现了预期效果,就得到了心理满足,欣赏过程会很愉快。因此,观众眼中的作品已经不是静态的存在,而是有生命力的“活物”,它携载很多信息并且带动人的思绪运动。根据贝里尼对艺术体验的观点,作品中的奇异性、幻变性能诱发心理联想和焦点冲突的交替反应,会导致兴奋度的起伏性变动,这种心理变动会抵消厌倦感,从而产生精神愉悦的体验。以费县艺人孙枫玲的撕纸作品为例,虽然她的作品于2007年获得“中国民间工艺美术乡土奖”铜奖,但是她最看重的并不是奖项,而是把沂蒙山人的情感用撕纸的形式表现出来,把过去那一段虽然艰辛但很充实快乐的农村生活再现出来,成为人们永远的记忆,让大家看了很感动、很喜欢,她就心满意足了。这就说明,她创作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愉悦内心,所以她的作品是成熟的艺术创作。

第四,剪纸艺术中审美感知的“直觉”体验现象比较显著。生活现实是客观而具体的,但心理的审美需求是主观而抽象的。艺术家根据对物象特殊的认知,最终形成了“艺术特有”的意象表现形式和方法。艺术家对生活的原型进行概括、归纳、夸张及装饰加工,最终形成合乎理念需要的、体现生命感的“象”,这是一种由具象到思维抽象,再到艺术表达的具象,此时的具象已经不是生活中的具象,它携载了艺术家的审美心理图式。根据鲁道夫·阿恩海姆的观点,“自然万物的形态,全部是物理力的作用痕迹,例如大海波浪所具有的那种富有动感的曲线,是海水的上涨力、重力等的作用才弯曲变化的,凸状的云朵、起伏的山峦树干、树枝、花朵的那些弯曲、盘旋或者隆起的形状,是保持或者复现各种力的运动。”人造物如同自然物,也是力的结果,例如绘画就是心理力的外显,世间万物皆是“力的图式”。一位有审美直觉力的人,会根据肌理、色彩、形态等表象,感受其内在的生命力。这即是心理与外界的“异质同构”原理。剪纸艺人在创作过程中,都会自然而然地运用这些直觉体验,从自己主观的审美经验出发,去表现人物、山石、花木、鸟兽等。这个创作过程本身就包含了“物理—生理—心理”的直感奥妙,在作品展示给受众时,其中“力的图示”也带来相应的心理体验,这是形而上的交流,融合了理性、时代精神、历史、情感和生理的复杂直觉活动。

结语

沂蒙剪纸艺术如同在我们面前打开的一扇窗,通过这扇窗,我们看到了沂蒙人民的内心世界,体会到他们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我们仿佛穿越不同的时空,跟着他们一起生活,一起劳动,一起感受他们的心路历程。民间艺人用手中的剪刀和彩纸既抽象又自然地表现着对生活的感受,其线条稚钝有力,随心所欲,大刀阔斧,简括夸张,带着浓郁的民俗风情。剪纸艺术是情感的自然涌溢,是审美心理活动的外显,是艺术理念的表象。这一切艺术创作感受、审美体验与全民族的心理积淀一脉相承,因此沂蒙民间剪纸艺术在心理美学上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任世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