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民间彩印花布研究
发布时间: 2011-11-29 浏览次数: 139

一、沂蒙民间彩印花布的制作工艺流程

沂蒙地区的彩印花布大多是用来做包袱皮,或者是床单、门帘、娃娃肚兜等,一般采取镂空纸板印刷的方法,主要经过打版、画版、刻版、调色、染布五道工序。

打版又称打纸帮。一般用毛头纸、水泥袋子等较有韧性的材料,现在多用绘图纸。将纸裁好后在清水里浸透,直到纸平整,然后取出横搭到竹竿上凉到纸六至七分干时,取下贴到案子上抚平,不能有气泡,否则刷浆糊时,纸板会起皱,制成的版不平整,染色时容易洇色。凉好纸后,开始“打糨子”(临沂方言),也就是糨糊,又称浆糊,即用白面加凉水,在炉子上熬,熬制时要在水中放一点白矾,起到润滑糨糊的作用。糨糊熬的不能太厚又不能太稀,似滴不滴为好,将熬好的浆糊刷到凉好的纸板上,然后上下对齐再覆盖一层纸,每张版是三至四层纸粘合而成。

大约三四天纸版干透之后,在做好的纸版上绘制图案,并进行镂刻,刻完之后用滑石打磨掉纸版的毛刺。然后,在刻好图案的纸版上反复刷桐油,先刷一层生油,再刷三到四层熟油。刷生桐油时,要保证纸版全部浸油。待刷完生油的纸版完全凉干后,才能刷熟桐油。

刷熟桐油的目的是防止制成的纸版进水,每次刷熟油的间隙一般为三到四天。

沂蒙民间彩印花布版的制作关键在于刻版。镂刻的工具大多是自制的,一套完整的刻板工具约有不同形状的几十把刀具及锥子、尺子、砧木等辅助工具。常用的刀具大致有尺寸各不相同的筒刀、半圆刀(圆弧刀)、斜刃刀。艺人用自制刻刀以刀代笔进行镂刻,镂刻分点、线、面等不同手法。刻点用自制刀具筒刀,点在图案中起到装饰作用;线要刻得流畅、熟练,刻面时采用断刀的刀法,用来表现大块图案。

沂蒙民间彩印花布的色彩非常鲜艳,用极少的几种纯净的颜色概括表现各种形象,形成装饰性的色彩。因此,用色非常强烈和夸张。沂蒙民间彩印花布由大红、二红、洋红、草绿、姜黄和紫色等多种颜色组合而成,漏印时每种颜色都需要一张单独的版,所以每个彩印花布的图案都有四到六张版。为了在雕刻过程中不至于混淆不同颜色的图案,艺人在正式刻版以前画出母版作为雕刻过程中的参照。对于尺寸较大的图案,一般先是刻一个单元版,在印刷时,通过“接版”连成一个整体。

沂蒙民间彩印花布讲究色彩纯正,对比鲜明,关键在于调色。现在多用矿物颜料,以红、绿为主色调,常用的颜色是墨绿、草绿、大红、洋红。但单纯的墨绿色太暗,所以艺人用的颜色多是根据自己的经验配制的,例如草绿,它是由草绿加黄配制而成,在容器中加一小勺墨绿色,以开水冲泡,掺入一点黄色,边加黄色边在废布上试验,“绿不绿,黄不足”,直到废布上的颜色绿中泛蓝为佳。为了增强颜色的稳定性,在配色过程中,要加入一定量熬开的水胶。调好颜色后,按次序分别将纸版铺在白布上,漏印不同的颜色,直到将图案印完。染布的过程注意颜色的先后,一般的顺序是:第一层绿,第二层洋红,第三层黄绿,第四层大红。第一、二层颜色的顺序不能乱,因为绿色是整个图案的轮廓,有定稿作用,先染绿色,再染其它颜色时对版较为容易。把洋红作为第二层,因它干得比较快,颜色不会洇,比较容易控制。掌握好这两个染色,其它颜色的顺序依照个人习惯印染。刷印其它颜色品种花布,一般用大红、桃红、翠绿、紫、草绿等色,也有增加黄、桔红、蓝、水绿、黑等色。刷印时,先用紫色(有的用黑色)刷印由小圆孔或短线组成图案轮廓的主版,然后再依次由浅至深刷印黄、桃红、大红、草绿、翠绿等色。有的包袱纹样全用各种大小色块组成没有轮廓线版,这些色彩根据形象分成大小不等的点线和块面,有聚有散,较为均匀地分布在画面各处,不相重叠,不浸化,保持了色彩的纯度。同时又相互呼应,使整个色彩既对比强烈又均衡协调。色块之间常空出白底或留出白线,使画面透气,又使对比色之间起到调和的作用,只有在需要取得晕染的效果时,才两色接叠。如印花瓣,是先印瓣尖部分的桃红,不干时再接印瓣根部分的大红,使大红与桃红在接叠处互相渗化,使花朵滋润生动,并富有立体感。有的花布在印花之前,先染上一种底色,使纷呈的各种色彩有了统一的基调。以上诸效果都使沂蒙民间彩印花布色彩达到对比中的谐和,使人感觉艳而不俗。由于长期实践,民间艺人很懂得各种染料的性质,摸索了一套使用色彩的办法和规律。如用品色染料头红、二红、深绿、老紫、杏黄、翠蓝等要用热水泡开,二红(即桃红精)要用酒化开再用热水泡。他们在极少几种染料中能相互配搭,增加各种间色。如用桃红加黄即成大红,品绿加黄成草绿,黄加少量桃红成老黄色……在有底色的布上印淡色,如印桃红或黄时还要加石灰膏(当白色用),以增加淡色的明度,使颜色在底色中跳出来。如果主要花纹是桃红、翠绿、紫等冷色时,就印上杏黄底色,用暖色衬托冷色。有时增强或减弱一些色彩,以造成不同的调子。这些丰富多变的配色手法,使民间彩印花布色彩新鲜、厚重、热烈,富有装饰性,从而形成强烈的地方特色和独有的艺术风格。

二、沂蒙民间彩印花布的图案纹样、题材内容及用途

沂蒙民间彩印花布所采用的题材大多是鸟兽虫鱼、花卉果蔬和戏剧人物,经常见到的有狮子滚绣球、凤穿牡丹、龙凤呈祥、喜鹊登梅、鲤鱼跳龙门、金鱼闹莲、连年有余、瓜瓞绵绵、耄耋富贵、蝶恋花、蛾子扑菊、榴开百子、富贵三多、四喜满堂、事事如意、四季平安、麒麟送子、牛郎织女等。这些寓意吉祥的图案,适合民间喜庆场合使用,反映了人民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和热望。沂蒙民间彩印花布的图案构成,大体可分为折枝散花、团花、二方连续、四方连续和单独纹样。衣料花布多采用四方连续的小花图案,被面则采用四方连续的大花图案;帐檐、褥面采用一个纹样并排刷印,构成二方连续或四方连续图案,但周围要加印花边;枕顶、小包袱、桌围、门帘则采用单独适合纹样。大包袱的图案有的是几个纹样拼印在一起,有的用一个单独纹样或并排刷印,或四方旋转刷印,或上下对印,或正反对印等不同方法将纹样填满包袱面,构成不同效果的图案。花心和花边的漏版都分开刻制,刷印时比较灵活,可根据布的面积扩大或缩小。沂蒙民间彩印花布很像沂蒙民间木版年画,色彩对比强烈,但效果比印在纸上的年画更加沉着厚重和热烈艳丽,具有欢乐喜庆的气氛,表现出沂蒙人民纯朴、强悍和爽朗的性格。2007年笔者搜集的两件彩印花布图案,一件“连年有余”花布上,荷花和叶梗衬托活鲜的鲤鱼,形成饱满的构图,上下能够连接,排印出来,形成一条精美的二方连续图案;另一件是印成帐檐的“鱼戏莲”,图案正中生长着一丛生气勃勃的莲花,间以水草和红蓼,两只鸟,一只飞翔而来,一只落在莲蓬上正在啄食莲子,两条鱼一左一右在水中游动,生动地描绘出荷塘里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这些图案反映了人们的思想、感情和心理愿望,反映了人民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和向往,具有一定的实用价值和审美价值,是人类社会文化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珍贵的民族文化遗产。

沂蒙民间彩印花布作为一种“生产者的艺术”产生于民众,直接服务于民众,处处显示着朴实、率真、热情、挚爱的人性意识,显示着自然、洒脱、超逸、完整的美学追求,显示着勤劳、聪慧、多思的生活态度。沂蒙地区当地风俗是,新娘上轿前在闺房里上妆时,要用彩印包袱皮挂挡在门口,以图吉利。新娘上完妆后,再用它包上新郎给新娘买的衣料、腰带、红裹腿布等放在嫁妆车里抬送到婆家。这种彩印包袱就成为结婚的信物和纪念品,长期被新婚夫妇珍藏。彩印花布通常还用作床单、被面、门帘等,彩印包袱布的另外用途是人们用它收藏衣服物品,通常把四季穿用的衣服,棉被褥子等按照各种衣物的颜色、季节等分别包裹好,收纳在箱子或者衣柜里。

三、沂蒙民间彩印花布生存现状和文化传承及出路探索

印染艺人年事已高,有的相继去世,传授这门技艺的人越来越少。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一些年轻人不愿从事这门收入微薄的手艺,这一传统技艺现已面临失传和断层的困境。随着农耕社会的瓦解与生活方式的改变,相当一部分手工制品丧失了使用价值并正在远离我们而逝去。

彩印花布是生活用品的一部分,不能只是把其作为一种艺术看待,也不能只是把它和古代的陶器、瓷器一样置于各个历史博物馆中供人观看,而是在制作工艺还没有失传的情况下,将其发扬光大,为后人做贡献。彩印花布的色彩绚丽明快,图案纹样质朴独特,具有一定的民族风格。要想真正利用好这一民间工艺,就需要在对传统彩印花布的调研层面之上,加大对其发展与创新,并进行设计定位,在追求传统与现在、洋与土、雅与俗的结合中使设计既体现传统文化意蕴又有时代精神,延展彩印花布的品类,扩大它的应用范围,开拓一条彩印花布与现代产品、现代生活方式相结合的道路。要有与之相适应的保护政策,积极提高产品开发商的积极性,鼓励聘请当地民间艺人进行产品研发,搞活地方经济,带动民间传统文化的发展。(杨晓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