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文化与中国现代化”理论研讨会综述
发布时间: 2011-12-08 浏览次数: 68

2006116区域文化与中国现代化理论研讨会在绍兴召开。本次理论研讨会由浙江省、上海市、江苏省、山东省、安徽省、江西省、福建省社科联和绍兴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浙江省社科联、绍兴市社科联承办。来自华东六省一市社科联领导、文化学研究专家、大会入选论文代表共100余人出席了会议。会议特邀全国区域文化研究知名专家作了专题报告,并围绕不同区域文化的特性及其形成与传承不同区域文化与当代中国现代化进程不同区域文化及商人群体的比较研究等三个板块进行了发言及专家点评。会议研讨主要内容如下:

一、区域文化的定义及不同区域文化形成与传承研究

1.代表们认为对区域文化的定义要用一个较为宽泛和发展的眼光来看待。在统一体的中国文化发生之前,抽象意义上的中国文化是以地域性文化的形式而存在着的。国家统一,共同体文化才有可能出现和形成,中国整体文化的形成存在着一个各地域文化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被整合和融汇的趋势。区域文化具有地域特征,它的形成与其地理环境等多种因素相关,但也有因不同年代的行政区划带来的政治、经济和人文等特征。

2.关于学术文化:代表们认为民族精神是学术精神的土壤和源泉,学术精神是民族精神的凝聚和导向,区域精神是民族精神和学术精神的特殊体现,学术文化是植根于地域文化基础之上的。如浙东学术文化经世务实精神渗透着适应商品经济发展要求的思想诉求、徽州传统学术文化显现的区域的整体表征,无不是当代精神的重要历史文化资源。

3.关于齐鲁文化、闽南文化、草原文化等区域文化的研究:代表们认为齐鲁文化是先秦时期在今山东省境内形成和发展的一种地域文化。它具有兼容并蓄,胸襟博大,刚健有为、积极进取,富于人文关怀和人道精神、崇德重法,德法兼顾等鲜明的精神特质;而闽南文化则较好地吸收中华核心文化以及其他区域文化,甚至外来文化的精华成分,体现了汉文化的传播,闽越土著习俗风尚及其人文特点的沉淀。多源复合的人文性格、冒险打拼的进取精神、异军突起的文化学术、历久不息的乡族观念、杂乱无序的民间信仰,共同构成了闽南区域文化的鲜明特征。与之相关的闽越文化是闽越族人创造的文化,虽深受中原、楚、吴等外来文化因素的影响,但其主体仍具有鲜明地方特色。内陆性与海洋性的文化特质贯穿始终,对后世福建文化(闽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是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外,还有关于南京历史文化的传承机制问题的探讨,认为在南京历史文化传承的过程中,教育点化、民俗涵养、艺文陶冶和遗存承载等四种方式发挥了独特作用,构成了一个动态的有机体。

二、不同区域文化与当代中国现代化进程关系研究

1.区域文化对当代经济社会的影响:代表们认为传统文化理性与现代经济增长,文化、企业家精神与经济增长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不同的区域文化理性,通过影响经济主体的素质与行为必然影响经济增长的最终绩效。如有代表认为改革开放以来,影响浙江区域经济活动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特殊的信任文化传统模式。推而广之,有代表分析国与国之间的文化差异,以及由此引起的投资者的认同感不同在外商直接投资信号博弈中是投资者重要的决策变量。从制度的层面,代表们还探讨了欠发达地区如何坚持经济文化化和文化经济化的总体方向,以制度创新促区域文化开发利用,以区域文化弥补区域经济的不足,把区域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区域经济发展优势等的路径。

2.区域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创新研究。现代化与文化遗产的保护在很多时候是一对矛盾,在我国现代化进程中,文化遗产的保护(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个困扰许多决策者的问题。有代表以浙江兰溪诸葛村为例进行了村落文化保护与创新的研究,以华东六省一市的传统手工艺文化保护及其社会经济互动发展策略的研究等,为该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很好的思路和例证。

三、不同区域商业文化及商人群体的比较研究

1.代表们认为,作为区域文化有机构成的商业文化,深深地打上了地域文化的特征,也导致了不同商人群体经济行为的不同表现,有着鲜明的特征。如浙商文化,经世务实的精神渗透着适应商品经济发展的要求,也是孕育现代企业家群体的温床。浙商在创立品牌文化、营造团队文化和实施走出去战略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创业创新精神,对繁荣发展区域经济,丰富提升区域文化软实力,推进中国现代化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徽州文化的创新特质推进了徽商的兴盛,而徽州文化的局限性又加速了徽商的衰落。而江西商业文化体现了小富即安的人生理念,可以看出江西商人,多了些儒家思想的影响,少了些追求最高利润的抱负;多了些小农经济的束缚,少了些强烈进取的胸襟。

2.不同的商业文化孕育了不同的商人群体,他们的异同也是代表们关注的对象。如有的代表对甬商与晋商进行了比较研究,认为甬商与晋商有诸如诚信理念、开拓精神等的相同之处,但其发展路径却相异:甬商由海商转化为内商,而晋商由边商转化为内商。也有代表对浔商和徽商进行了比较,认为浔商是兴盛于晚清民国年间的近代化商帮集团,徽商则是兴盛于明清时期的中国传统商帮集团的典型代表。两者都具有贾而好儒的共同特征,也就是以诚信为本、博施济众、尚文重教等儒家处世准则为标志的中国商业文明的优良传统。因而诚信经营、以质取胜,实行多元化投资,营造良好的企业外部环境,重视市场营销等经营方略,以及相似的地理环境、交通条件、区域文化背景等因素是两者兴盛的共同原因,而社会历史环境、乡土经济结构、商品、市场、涉足行业、和君主专制政府的关系、商帮组织等因素的差异则是两者兴盛的不同原因。还有代表对晋商、徽商、浙商进行了比较研究,分析了晋商徽商的崛起和衰落的原因;作为浙商血脉源头之一的龙游商帮过早陨落的缘由。同时探讨了为什么作为儒家文化大本营和商文化发源地的中原地区却未能孕育广泛的创业氛围;而同样传统文化深厚的绍兴却民营经济发达的问题。通过对作为传统十大商帮唯一的幸存者的宁波帮分析,指出只有主动的应变转型,才能更好地承担起推动现代化的使命。

四、区域文化的品质提升和区域文化圈的建构研究

代表们认为区域文化的创新特质推进了各地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商业群体地兴盛,而其局限性又加速了某些商业群体和经济的衰落。借鉴历史的经验教训,必须沿着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努力提升区域文化的品质,推进文化向经济的渗透,把区域文化作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建设,以文化现代化推进区域现代化。儒家传统的教育理念将成为构建知识经济时代教育新体制的重要文化资源。

与区域经济圈相对应,有代表提出了区域文化圈的概念。在比较了长三角经济圈领先优势地位后,从文化的哲学内涵方面提出了长三角经济文化生态圈的构建思路,指出所谓经济文化生态圈不同于一般或传统意义上的文化圈。它是一定空间范畴内以文化为核心、经济为载体、科技为动力和手段、人与自然及社会和谐发展并由此形成文化繁荣为终极目标的综合体。区域文化圈的提出为区域文化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思路。